雨落行者

心有萌喵,细嗅薄荷

二刷正联之后的碎碎念(有剧透)

首先,如果还没有看的话,去看吧,不管是路人还是粉丝,绝对值回票价。

然后,我想说说我在电影中看到的一些缺陷。

我个人最不能忍受的一点,反派塑造的失败。这个反派脸谱化到令人发指,优秀的敌人才能衬托出优秀的主角,但是这个反派太过平庸,前期的铺垫只是强调了一下他的武力值,在需要他的时候拉出来遛一遛,没有用的时候就不要出现,在哥谭的港口那里,为什么他没有找到母盒?还要逼问人类?天堂岛和亚特兰蒂斯的时候你怎么就直接传送到母盒旁边了?正联一帮人拿着母盒直到把超人复活,整个过程中反派在做什么?等超人带着女友走了你才出现拿盒子,这波走位我也是服气的。

其次是这次电影着重突出的男主,超人。我看了大家的评论,主要都是不能接受他是被Lois唤醒的这一点上。我也一样。DC的电影是想挖掘人性的,超人一直以来的挣扎和迷惘也是电影的基调之一,超人对这个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与地球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如何,他与人类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如何。有人跪地将他视为神迹,有人警惕的将枪口对准他。这些都是复杂的命题,里面包含了对神性,人性的讨论。这也是之前电影中想要讨论的,但是想要讨论清楚非常困难,因为这不是非黑即白的事情,而且不可能所有的观众都会赞同电影中最后给出的观点。所以他们偷懒了,将超人和地球,和人类之间的复杂关系压缩到了Lois一人身上,爱情虽然甜美,但并不是治愈一切的良药。

超人在bvs中的牺牲,本来应该是他为了这个星球,为了人类而牺牲,即使这些人类中不仅有他的家人爱人朋友,也有想取他性命的敌人,这才是影片应该呈现出来的效果,但是他和毁灭日同归于尽前望着Lois深情款款的说出你就是我的世界时,这个牺牲就变味了。

包括在正联中超人恢复理智,只是因为Lois喊了一句他的名字。如果这是什么言情玄幻女主大片,我可以接受,爱情至上嘛。但是这不是,之前想要讨论的,深层次的人性的东西都没有再表现出来。超人和Lois回家,说了个和体味相关的不知所谓的对话(和之前玛莎和Lois的那段对话中的口误一样让人无法理解)。被复活后的纠结呢?对着蝙蝠侠时说你不让我活,也不让我死,那种愤恨的眼神呢?那才是一个被从死亡中唤醒的人的真实反应吧。就算你现在清醒了,可你刚为了人类牺牲了自己,又被他们复活了,就这样没有任何心理障碍的重新穿上超人的制服?就没有哪怕一点点,一点点的犹豫吗?

唤醒超人的方式还不如换成普通民众的呼唤,不是给了那一家四口那么多镜头吗,超人听到了他们的呼喊,然后他选择放过蝙蝠侠他们,先去救人,这个时候可能他还没有太记清自己是谁,然后在和荒原狼打斗中把荒原狼揍趴,反派大声怒吼着这不可能!你是谁!的时候,突然觉醒说出我是超人,感觉这样会不会更好。然后Lois可以在战后被阿福带去,超人露出微笑,降落在地,以Clark的身份去拥抱自己的女友,说一句我回来了,我爱你。

说完超人,再来说说蝙蝠侠。很多人在评论中都说心疼老爷,还有那个对超人的单箭头已经粗到不能再粗了。作为一个超蝙粉,看完这部电影中俩人的互动我确实很难受。不过抛开这些不谈,蝙蝠侠的一些行为也缺少逻辑。就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复活超人,女神的反驳其实句句在理,因为没人知道复活之后的超人会是什么样子。

是,他曾经是人类的希望,但是如果他失去了理智呢?蝙蝠侠所谓的big gun是Lois?如果Lois不行呢?这不是我了解的蝙蝠侠,他这一把豪赌几乎是把全人类的性命赌了进去。老爷对于超人之死十分愧疚,但是作为蝙蝠侠,因为看到了超人有工作,对妈妈好,对女友好,就能那么肯定的说出超人就是希望这样的话?就因为他在差点儿被蝙蝠侠杀死前还在念叨着自己母亲的名字?这里蝙蝠侠应该相信超人具有人类的一面,但是就这样直接毫无保留的相信了一个能单手毁灭地球的人就是人类的救赎?就这么相信超人在为人类牺牲,又被他们自私的复活之后仍然会是曾经的那个光明之子?有人说是超人让蝙蝠侠重新相信了人性的光明,但是人性本就是多疑的,在和小丑对抗那么多年后,在失去过自己至亲至爱的人之后,蝙蝠侠就这么相信超人吗?

当然,超人和蝙蝠侠作为WF时是互相信任的,但是这份信任我希望更多的是建立在彼此了解,互相尊重的基石上,而不是源自一方的愧疚。希望以后的电影中俩人能通多合作有更多的了解。还有超人和Lois的感情戏,谈恋爱可以,但是不要总是在其他队友快被打死的时候在这边卿卿我我,这样很拉仇恨的。

就这样吧,作为老爷粉我其实已经哭晕在电影院里了。

[授翻] The Bastard Wolves 第9章

译者的话:欢迎来看囧三岁和萝卜三岁是怎么争风吃醋的233333


第九章

 

Jon的拳头没有如他预期的一般打到Robb的脸上。Robb直接伸手接住了他的拳头。Jon震惊的看向他。Robb低吼一声,轻轻转了转头,Jon能听到他骨骼转动的声音。下一秒他就向后飞了出去,倒在河水中。

Jon挣扎着站起身抽出了长剑,整个人都愤怒的在发抖。

“停下!”Sansa喊道,站到了Robb身前。她瞪着Jon。“你以为你在做什么?他是你的堂兄,是你的国王,Jon!”

“是的,他还吻了你!他和我是堂兄弟,但是你和他是亲生兄妹。你忘了吗?”他冲着Robb一点头,“他忘了吗?”

Sansa的脸红了,她羞愧的低下头。“不,”她小声说道,“我没有忘记。”

“离她远点儿,”Robb命令道,把Sansa拉到自己身后。“她什么都没有做错。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

“不,你们错了!你在吻她,”Jon低吼着向前跨了一步。

“你想再被甩出去一次吗?”Robb挑起眉毛问道,“放下你的剑。”

“你到底变成了什么?”Jon低语道。

“我是一个死人,”Robb毫无幽默感的笑了出来,“你来告诉我,从死亡中回归后一切会有多么不同,”他回头看向Sansa,表情变的充满爱意与渴望,“你的思考方式会变的。”

Jon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答。他对着Sansa的方向示意了一下,“保护她的安全是我的首要职责。我不会看到她被别人伤害,或是被别人占便宜,Stark。”

Robb眯起眼睛,“我也不会。”

Sansa向前走了一步。“请你们记得,不论…”她对着Robb皱起了眉头,“你是活着还是死了,我们都是一家人,而且我们有共同的目标:我们要回家。”她看了一眼长爪剑,“Jon,请你收起那把剑。你不能用它指向你的堂兄和国王。”

为什么自己会遵从Sansa的指示呢?Jon想着收起了长爪。

“我们是不是应该穿上衣服,Jon也擦干自己,然后继续赶路?”

两个男人都点了点头,她率先走向河岸。Robb和Jon都一言不发的跟在她身后。

当他们都穿好衣服,擦干净自己准备上路时,关于谁和谁共骑一匹马又有了问题。Robb没有马。所以,Sansa轮流和Jon与Robb共骑一匹马是最佳的选择,这样马匹不会太过劳累。

“她应该先和我一起,”Robb说着把Sansa拉到她先前骑的那匹马旁边。

“不,她应该先和我一起,”Jon说着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和我的妹妹共度一段时间,Jon,”Robb说着抓住了她的胳膊,又把她拉向自己。但是这一次Jon抓住了她的另一边胳膊拉住了她。“我想你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有点儿太长了,”Jon意有所指的说道。

“你已经和她共度了一个月了,是不是?”Robb问道,用力的拽着Sansa的手臂。

现在Jon也用力拉着她的另一条手臂。“是的,而且我们都很享受彼此的陪伴…”

“哦,真的吗?”Robb低吼着又拉了Sansa一下。“我看到你有多么的享受。”

又拉了一下。“是的,我也看到你有多享受…”

Sansa使劲把自己的手臂抽回来,然后用力跺了跺脚。“够了!”她对着两人说道,“由我来决定我先和谁一起,”她看向Jon,“我先和你。”她看向正要开口反驳的Robb,“这就是最终决定。”

Sansa在听到Robb抱怨的哼哼时翻了个白眼,而当她看到Jon露出一个洋洋得意的表情时,她瞪了他一眼,他垂下了眼,至少他还有点儿良知,知道自己应该感到羞愧。

他们很快收拾好了上路,Jon带路,Sansa坐在他的身前。

“为什么你对他那么不友好?”Sansa小声问Jon。她不确定Robb能听到多少,她希望不多。

“他死过一次,Sansa,而且他杀了那些人。把他们吊在树上…残忍而且野蛮,随便你怎么说我,但是至少我没有那么做。”

也许是因为你还没有想到,Sansa想到。

“我不知道重生对于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Sansa。他也许披着我们亲人的皮,但是如果他已经是什么别的东西了呢?一个会伤害你的家伙?”

“他不会,”Sansa坚定的说道,“他做的不会比你多。”

“他吻了你。什么样的哥哥会吻自己的妹妹?”

什么样的妹妹会接受自己哥哥的吻?她想到。什么样的妹妹会喜欢?她颤抖起来,她想到了Cersei和Jaime Lannister。

“你很冷吗?”Jon问道,用自己的斗篷尽可能的裹住她。

“Jon,请你相信我。Robb不会伤害我的。”

“我不信任的人不是你,Sansa,”Jon哼了一声。

想要缓解他的紧张和怒火,Sansa一只手搭在了他的手上…那只紧紧搂在她腰间的手。她轻轻抚摸着他的手背。

她能感到他轻轻磨蹭着她的脖子,然后轻声呻吟了出来。她歪过头,让他能接触到自己更多的皮肤,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堕落而饥渴。在君临的时候,她被夺走了一切的爱。而她发现现在的自己在渴望。绝望般的渴望。而除了她的堂哥和她的亲生哥哥,除了这两个要带她回家的男人之外,还有谁更能回应她所渴望的爱呢?

她只是希望他们之间的隔阂能够消失。Robb和Jon以前几乎从不打架,除了玩闹之外,和这次完全不一样。这让Sansa感到极度不安,她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Jon相信Robb不会伤害她。

“我同时爱着你们两个人,Jon,”她轻声说道,“而如果我们相互敌视的话,我们是不可能赢回我们的家的。也许你不应该去看Robb的改变,而是去注意他和从前一样的地方。”

Jon沉默了很久,最终才说道,“好吧,Sansa,为了你,我会努力的。”

Sansa开心的微笑起来,感觉自己完成了某项成就。

“我想我很难拒绝你的任何要求,”Jon对着她低语道,然后轻柔的吻了吻她耳后的那片肌肤。

Sansa回过头,带着点儿顽皮的笑意说道,“真的吗?”

Jon灰色的双眸闪过欲望。那和Robb看向她的目光没有区别…还有其他她在君临中遇到的男人。但是Jon和Robb的欲望不会让她害怕。不,那反而会…让她情动。让她感觉自己很勇敢。当Jon低下头时,她张开双唇迎接他,他深深的吻了她。

“我能看见的,”Robb在他们后面低吼道。

 

TBC


[囧珊] Ivory and Steel 第五章

不知道放图片是不是能看清,看不清的话就戳这里~


[囧珊]Ivory and Steel 第一章

未授翻,原作地址

译者的话:AU,西部风,神枪手JonX落魄了的富家小姐Sansa,整体都是甜甜的,后期会有羞羞的情节o(*////▽////*)q,虽然是AU,但是个人感觉Jon和Sansa的性格都和原著中很相近,不会觉得OOC,最重要的是,这篇文章已经完结了。


第一章


Jon已经习惯了每次自己进城时受到的注目礼。所有人都说他是一个危险的男人。一个抢手,一个雇佣兵,一个只会给别人带去不幸的人。他一直在和死亡竞赛,却从未输过。这些评论中有一部分是真的,但是事实远不止如此。他是一个神枪手,也参加过不少战斗,但是他还不到30岁。他是一个雇佣兵,但是他也花很多时间放牧,采矿等等。人们认为他是个硬汉。但是他自己却不这么想。

他是一个独来独往的流浪者,人们这么说。这基本是真的。他确实远离了自己曾经的家,但是他现在自己在高庭外的郊区上建了一个家,他已经在那里住了快三年了。他绝对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一个孤独的男人,过着孤独的生活,他在东边遭受了太多不幸,所以来到了西边这片土地上,他的身边只有一匹黑马和一条白狼陪伴着他。

那天他骑着马进城来到了Hobb酒馆外,他的狼就跟在不远处。他想着在去商人那里买一些必需品之前,他可以先和别人喝上几杯酒。他从马背上下来,将马拴在柱子上,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后才摘下手套。他的枪挂在腰间,装满了弹药,十分惹人注意,这是对任何想要挑衅他的人的一个警告。不过他总是做好准备迎接任何挑战。不管人们怎么评价他,没有人会说他是一个懦夫。

他摘下帽子,伸手抹了一把眉间的汗水,然后理了理黑色的卷发,才重新带好帽子。就是这时他听到一个柔和悦耳的声音。他转过身看到一个女孩儿正看着他,一个漂亮的女孩儿,站在商铺的门口。她不是一个妓女,这是肯定的,虽然她漂亮的帽子下的发丝是火红的。她让Jon想起春日的清晨中,原野上盛开的带着露水的野花。她身材高挑纤瘦,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肌肤犹如瓷器般洁白,双唇饱满粉嫩。她漂亮的蓝裙子和她的眸色很是般配。某个有钱人的妻子或是女儿,他想到。她戴着奶油色手套的双手握紧了,然后清了清嗓子。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那是不是一条狼?”她问道,走到了商铺门廊的边缘处。

Jon又朝四周看了看才确定眼前的天使是在和自己说话。她是的。当然她在和你说话,你个蠢货。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的身后会跟着一条狼?

“是的,小姐,”他回道,冲着她点了点自己的帽子。

“你驯养了它吗?”她接着问道,从门廊走了下来靠近了一些。

当她走动时,她的耳环也晃动着。Jon着迷般的看着她洁白无瑕的耳朵,还有耳边飘着的一缕火红的发丝。

“我不会说他被驯养了,小姐,但是我想我也许训练过它一点。至少现在它会一直跟着我。”

“我能摸摸它吗?”她微笑的问道。

她的微笑像是正午的阳光一般,Jon感到胸口一阵悸动,然后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四周。像她这般漂亮的女孩儿不会过来和他搭话。而那些妓女们…会一直绕着他打转,不过他从未分给过那些女人什么注意力过。但是漂亮的,有着良好教养的女孩儿不会走近Jon Snow。她难道不知道这一点吗?没有人和她说过我的事情吗?他看着她耳朵上戴着的镶着金边的珍珠耳环想到。

她站在那里好奇的看着他,“它不是狗,小姐,”他简短的说道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在看到她的笑容消失后他立即后悔自己的语调。她的身子僵直了,转过身要走开。“但是我想如果你勇敢到想要尝试的话,白灵会允许一个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儿抚摸它的。”

她的笑容重新回到了脸上,而他发现自己也在对着她微笑。他把自己的狼叫过来,跪在它旁边。然后冲着女孩儿招招手让她靠过来。女孩儿走近了一点儿,摘掉了一只手套。他只是一瞥就知道她的手一定很软。那种没有工作过的手。我猜她只是整天弹钢琴,或是在舞会上给她的客人们递上一杯苹果汁。白灵闻了闻她的手,然后允许了她的靠近。她轻轻吸了口气,在抚摸过白灵厚厚的白色的皮毛时发出了一声感叹。她蹲在白灵面前,蓝色的裙子在她身边散开,落在了满是尘土的街面上。她又看向他,脸上是大大的笑容。这让她之前的笑容变的平淡了许多。

“你说它的名字是白灵?”Jon点点头,面对她那样的笑容时,他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它好温暖,也好柔软,”她几乎是虔诚的抚摸着白灵的毛,小声的说道。她蹭了蹭白灵的耳朵。她的脸庞是纯粹的喜悦,Jon感到自己的心紧了起来,下腹也抽动了一下。

“Sansa!”一位年长的女性在商铺门前喊道。“你以为自己在做什么?”她严厉的问道。

“快过来看这条狼,Mordane夫人,”女孩儿说道…Sansa。她又一次看向Jon,“她是我的监护人,”她说着翻了个小小的白眼儿,这给她淑女的外表增添了一点顽皮。

那个老女人走了过来,给了Jon一个严厉的眼神。

“夫人,”他站起身对着她点了点自己的帽子。但她完全忽视了他。

“你的未婚夫会怎么想,女孩?”

“也许他会想我很喜欢狼,Mordane夫人,”她顶嘴道。

“你喜欢狼吗?”一个男人的声音在Jon马匹的另一边响起。

Jon回头看到Ramsey Bolton站在那里,就在他身后几步的位置。他是镇上银行家的儿子,来自一个值得尊敬的家庭,但是Jon知道这个人完全不值得任何尊敬。一个恶心,刻薄而且残忍的男人…这个可爱的女孩儿是怎么认识这种人的?Jon注意到在Ramsey走过来的时候女孩儿颤抖的样子。他想到刚才那个老女人说的关于Sansa未婚夫的事情。她肯定没有和他订婚,对吧?

“谢谢你让我抚摸你的狼,”她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然后站起身来。

“不用客气,小姐,”他点点头。

“过来,Sansa,”她的监护人不容置疑的说道,同时又瞪了Jon一眼,才带着Sansa回到店铺里面。

“不常碰见你,Snow,”Ramsey在女士们离开后挂着一个假笑说道。“如果你是来喝酒放纵的话,酒吧在那里,”他说着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眨眨眼。他走到商铺的门廊上,又一次回过头来说道,“离我的未婚妻远一点儿,Snow。你可能是个神枪手,但是你只有一个人。”

那个漂亮的女孩…Sansa…已经走进了商铺,但是Jon越过Ramsey的肩膀看到她仍然看着他们。

“是她过来和我说话的,Bolton。你为什么不管好自己的事情,好让我也能继续做我的事情?”

Ramsey回头看到她正注视着他们。他的眼中闪过一丝Jon不喜欢的光芒。

“你最好记得自己的位置,Snow,”他说着走进了商铺。

就是这个时候,Jon想到这个女孩儿的生命中如果少一个未婚夫的话,她能过的更好。

 

TBC